主題: 馬云退休18天后出手物流業 總投資達3000億

  • 創業風
樓主回復
  • 閱讀:563
  • 回復:0
  • 發表于:2013/6/2 8:03:57
  1. 樓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南昌社區。

立即注冊。已有帳號?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

菜鳥計劃:馬云還沒想清楚

“菜鳥”股東各懷心思 商業模式成疑

退休僅18天的馬云又“出臺”了。

5月28日,身穿太極服出現在舞臺中央的他顯得尤其興奮。因為由阿里巴巴集團領投的“菜鳥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菜鳥網絡)”在深圳宣布正式成立,并啟動在全國多個城市建設倉儲系統的“中國智能骨干網”項目。而這個讓馬云出臺的“創業公司”身價不菲:注冊資金50億元人民幣,規劃總投資3000億元人民幣,并有銀泰和復星等眾多合伙人加入。馬云出任菜鳥網絡董事長,銀泰集團董事長沈國軍任CEO。

對于阿里的戰略而言,在解決了信息流、資金流之后,馬云要為電商版圖的物流突圍找到支點,但在物流上摸索五年的阿里巴巴是否真的找到了一條解決社會化電商的絕佳路徑卻還是個未知數。“社會化物流基礎設施建設,阿里巴巴想了10年,也做了10年,現在決定傻傻地再做10年。”馬云說。在菜鳥內部董事會上,馬云已經告誡所有股東,未來8-10年可能都不會有收益。

進化軌跡

“我們在四五年前就有這個想法了。”馬云一再強調。

2007年9月30日,是阿里巴巴集團總參謀長曾鳴記憶猶新的一天。在阿里巴巴戰略討論會上,物流被作為當天討論的重點。

“那次我們講到物流是電子商務的瓶頸,談論了倉儲物流跟干線物流的不同,到底做到什么份兒上才能證明我們是在做物流。”曾鳴對經濟觀察報(微博)(微博)說。

這個未成形的想法首先通過投資的方式來探索。2007年,馬云個人聯合郭臺銘投資百世物流;2010年初,阿里巴巴入股星晨急便;2010年7月,百世物流收購匯通快遞70%的股權。

星晨急便是阿里巴巴在物流上摸索的第一塊試驗田,并向外界傳達了“云物流”的概念。實際上,這也是阿里巴巴釋放的一個重要信號。

隨后,阿里巴巴攜手淘寶對外發布了“大物流計劃”。其核心內容之一就是推出了“物流寶”平臺,即由淘寶聯合國內外的倉儲、快遞、軟件等物流企業組成服務聯盟,提供一站式電子商務物流配送外包服務,解決商家貨物配備和遞送難題的物流信息平臺,內部稱之為“天網”。

“阿里巴巴想做的,是用‘物流寶’匯集所有物流服務商的服務信息,將從生產商到消費者的物流鏈各環節合作伙伴整合起來,并從上而下打通。”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說。

這實際上和星辰急便有著共同的特點:平臺開放、資源共享、服務集成。但是,星晨急便并沒有托住馬云的“云物流”之夢。

2012年3月,星晨急便因資金告急宣布破產。“云物流理念不錯,但是實驗新模式太耗費錢了,我沒想到幾千萬的投入都還遠遠不夠。”星晨急便CEO陳平曾接受本報采訪時如此感慨。

相反,“三通一達”已經占去了淘寶包裹的半壁江山,很多大的賣家干脆在賣東西的同時還直接充當申通或者圓通的分銷中心。

“‘云物流’其實是一個非常寬泛、甚至有些虛的概念,無論是星晨還是阿里巴巴都是摸著石頭過河。阿里最先希望通過星晨去試水,但是越到最后越發現一個小企業難以承擔起這個擔子。”曹磊分析說。

星晨急便資金告急后,作為投資方的阿里巴巴沒有再度注資。這時,內部實驗兩年的“天網”系統逐步成熟。值得一提的是,在去年“雙十一”當天,天網與第三方快遞公司已基本達成了數據對接、共享及實時調配。當日即處理完2000多萬件包裹,相當于2011年“雙十一”的總和,改善很大。

“這兩次‘雙十一’的嘗試,我們明確了阿里集團不做物流,也就是我們不介入物流運營。”曾鳴說,“但是我們也同時下了一個決心,中國需要一個倉儲的全國網絡,中心倉的全國網絡,這件事我們不牽頭做,大概也沒人能夠牽頭去做,所以我們還是下決心牽頭去做。”

阿里系龐大的平臺生態為它贏得了眾多物流合作伙伴的支持。“由于對地產和物流了解實在不夠,馬云說服了沈國軍、郭廣昌 ,還有物流公司都加入進來。”曾鳴說。

在阿里巴巴內部,注重實體倉儲投資的菜鳥網絡有了與“天網”相匹配的代號“地網”。“天網+地網”構建了整個阿里巴巴物流體系,馬云激動地表示,“這是一代人的夢想,未來會有更多的企業加入進來。”

超級計劃

按照菜鳥網絡的整體計劃,未來共投資3000億元人民幣,首期計劃投資1000億元。“我們希望用這3000億元來撬動國家在物流基礎設施上投入的幾十萬億元,讓國家基礎設施發揮出更大效應。”馬云的野心很大,他希望用5-8年的時間,努力打造遍布全國的開放式、社會化的物流基礎設施,建立一張能支撐日均300億元、年度約10萬億元的網絡零售額的智能骨干網絡。

這些基礎設施主要包括兩部分:一是全國幾百個城市通過“自建+合作”的方式建設物理層面的倉儲設施;二是利用物聯網、云計算技術建立基于這些倉儲設施的數據應用平臺,并共享給電商企業、物流公司、倉儲企業、第三方物流服務商和供應鏈服務商。

如果說建設實體倉儲更多的是一種籌碼和手段,那么虛擬倉儲則是其在全國實現24小時送達的核心投入。按照沈國軍的說法,這個虛擬倉儲的概念即通過智能化的手段幫助電商管理自有的倉儲,這就會使得今后電商企業的銷售狀況、倉庫存放的貨品信息全都倒入CSN平臺,最終由大平臺菜鳥網來控制。也就是說從銷售到下單,一直到入庫、送貨,菜鳥會幫助商家完成配送服務銷售全過程。

阿里巴巴通過網購平臺、支付平臺確立了電商優勢,但是商戶和用戶并沒有真正的掌握在阿里巴巴手里,如何去落地則尤其關鍵。這正是馬云如今最想解決的問題。“他希望通過菜鳥網絡打造線下平臺,將商戶圈住,從而抓住用戶。”菜鳥網絡股東之一、申通集團董事長陳德軍認為,馬云借菜鳥網絡將會打造一個提供給商戶辦公場所、倉儲物流、休閑生活于一體的生活廣場。在這個廣場里,阿里巴巴是主宰。

阿里巴巴構建的物流生態圈是:未來“天地一張網”實現無縫融合。阿里系一端對供應商,一端對消費者,誰也離不開菜鳥網絡,離開了菜鳥網絡,消費者找不到產品,產品找不到消費者。

與蘇寧,京東、易迅等自建物流不同的是,“天網+地網”依靠社會化分工,菜鳥網絡主要目的是提供標準、倉儲、干線運輸等社會資源可自由接入的平臺。

這不僅是互聯網思維向傳統行業滲透的另一個嘗試,也是阿里的數據金礦價值的持續釋放方式。阿里所擁有的數據優勢以及其在互聯網金融領域的嘗試,無疑在其中扮演的是變革者角色。馬云對此并不否認,他說“菜鳥”可能失敗,但“萬一”成功,將會產生巨大的變革力量。

沈國軍也強調一旦智能物流網建成、打通,對整個電商業和物流業帶來的變革是巨大的,最直接的影響是今后全國大中小型電商和快遞業都可能要依托此平臺發展。但最大的受益者無疑還是阿里巴巴,而這也是阿里將“互聯網商業城市”思維繼續向物流延伸的重要一步。且馬云很巧妙地將風險分散開,對于所關聯的上下游企業則相互承擔著風險。

“上游控制電商,不進入這個網絡今后就會被邊緣化,或被淘汰出局,同樣的銷售可能不如利用菜鳥網的平臺銷售得更好。” 快遞行業分析師徐勇說。事實上,目前快遞業面臨的最大問題是:電商和快遞產業發展的聯動機制并未建立起來。徐勇稱,短期內菜鳥網還是會以借助快遞業的低價競爭來做大整個平臺。

馬云曾在當天多次強調:阿里永遠不做快遞,智能骨干網建起來后,不會搶快遞公司的生意。“因為我們沒有這個能力,中國有很多快遞公司做快遞做得比我們好,但這張網可能會影響所有快遞公司今天的商業模式。”他說。

各懷心思

然而,這些豪門股東顯然對這門生意打著各自的算盤。

雖然叫菜鳥,但是從投資規模和股東團隊來看,這更像是一個陣容強大的“全明星”,在這支隊伍里,天貓出資21.5億元,占股43%。浙江銀泰集團通過北京國俊投資16億,占股32%。富春集團通過富春物流投資5億,占股10%。上海復星集團通過上海星泓投資有限公司投資5億,占股10%。圓通、順豐、中通、韻達、申通各出資5000萬,各占股1%。

在這樣的股權架構下,阿里巴巴、銀泰集團、復星集團的地位凸顯,但“菜鳥”們顯然都帶著各自的目的在進入這個新游戲。馬云深知:“依靠合作伙伴的力量要遠遠勝于自己通吃。”所以他選用了強強聯合的合作方式,并依此分攤風險。“由于對商業地產并不了解,馬云專門游說過沈國軍和郭廣昌。”曾鳴說。

銀泰是一個積極的參與者。一個月前,銀泰集團董事長沈國軍在接受經濟觀察報專訪時曾談起和馬云合作此事的初衷。“和馬云合作,更多還是志同道合。”沈國軍說。

兩人的共識是:“中國急需打造一個智能物流骨干體系。”這也是馬云目前最大的擔憂。他的預測是,未來5到10年,淘寶的目標是做到10萬億的銷售額,而中國電商的總銷售額會達到20萬億元,這就意味著每天會有2億個包裹。“按照目前國內的物流發展體系那肯定就癱瘓了。”沈國軍對經濟觀察報說。

“我們會在全國2000多個城市建立一些特別智能化的、現代化的倉庫,結合淘寶天貓強大的數據以及其他電子商務的數據(面向所有的電商開放),利用所有的數據,包括供應商的商品數據來整合商品資源,包括對供應鏈、生產鏈條的整合,以此來服務整個電子商務,帶來整個物流體系的改變。”沈國軍稱,這樣的合作一定會產生顛覆性的影響。

例如“倉儲”在智能骨干物流網中承擔著重要的角色,而這正是百貨出生的銀泰所具有的優勢。

對于復星的加入,復星品牌部高級總監王旭東的回答是:這僅是復星地產控股下的一個產品線,復星投資是鑒于現在中國一個龐大的內需市場,之前也曾投資了一些快遞公司,自身網絡也比較豐富。

而對于其整個鏈條下游的快遞公司而言,目前順豐和三通一達的加入,更多的像是“被入局者”。事實上,這五家快遞公司各自所占據的1%股份并沒有太多的話語權,其面臨的客觀現實是未來能在電商市場分得一杯羹,但如果不參與就可能被邊緣化。對此,申通快遞董事長陳德軍在接受經濟觀察報采訪時并不否認,他坦言目前申通占據淘寶、天貓第三方物流的業務量在30%左右,未來也許會更多。

“我們的理念和方案完全不一樣。”陳德軍稱,投這個錢,說白了就是“給面子”。但除了這5000萬,他表示不會再參與投資。他直言,申通未來的重心還是在自己的物流平臺上,而不是這塊(菜鳥網絡)。對于是否會和菜鳥網絡共享倉儲的問題,陳德軍的回答是否定。

5000萬投入僅僅是因為“面子”似乎不太符合正常的商人邏輯,更有可能的解釋是,入股這樣一個超級計劃,可以讓申通這樣的快遞公司將來在物流上獲得更多的主動權和運作空間。

“馬云并沒有想清楚”

對這樣一個前無古人、如空中樓閣般龐大的計劃而言,參與者的猶豫甚至懷疑,都在情理之中。

一位菜鳥網絡的股東表示:“這只是電商的玩法,馬云做事的風格是先制造出聲勢,其實也是為聚攏人氣,他其實也是邊走邊看,到底能不能做成,以及最終會做到什么程度還很難說,至少從馬云投入星晨急便能看到一些過去。”

無論是馬云還是沈國軍,對于菜鳥網絡最終的商業模式似乎都沒有最佳的解釋。“商業模式現在真的不知道。” 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李俊凌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菜鳥網絡這樣做基礎性平臺的公司可能是生態鏈中最后賺錢的,但最終如何賺錢可能還需要別人來告訴我們。”

隨著電商未來發展多元化,平臺電商、品牌電商、O2O移動電商等百花齊放,無論是商戶還是消費者,對個性化物流需求都越來越旺盛,但這似乎不是“菜鳥”平臺的強項。

夢芭莎副總裁周凱表示,從前景上看,這種平臺可能比較適合中小商鋪,滿足一般性和共性需求,但一些大的商家個性服務很難達到;聚尚網副總裁易宗元認為,自建物流可以滿足平臺用戶24小時響應,給用戶帶來的體驗是有別于第三方物流的。

以自營起家的蘇寧、京東、易迅則不惜投擲重金建倉儲、做物流,并采取了“自建物流+第三方物流”的模式。這種模式的好處在于,不僅可以對物流服務的質量把控更準,還可以給用戶提供更多個性化選擇。

在個性化物流上,易迅和京東都推出過相應服務。易迅針對部分城市推出的“一日三送”、“閃電送”的方式滿足了用戶的不同需求。騰訊電商CEO吳宵光甚至表示,“沒有物流就不要做電商。”他認為,物流是電商的核心競爭力,未來誰沒有物流能力,誰就不要做電子商務,如果一個電商的物流能力只是三通一達,就是這個行業里水平最低的電商平臺。

另外,智能骨干物流網是聯合多家物流公司共同運營合作,今后如何分配運輸區域,以及如何權衡各家物流商家的利益?這很容易引發新的矛盾和利益紛爭。一位加入菜鳥網絡的快遞股東也對經濟觀察報表示:“整個合作只是建立在初始階段,至于接下來具體的合作模式并沒有進行細化的商討,也涉及到電商與客戶端的配送關系,并且如何與快遞公司線下原有的客戶區別開,馬云并沒有想清楚。”

不可否認馬云在整合資源上的能力,但是面對如此龐大的資金投入,社會化分工協作給菜鳥帶來了諸多不確定因素,菜鳥網絡確實顯得命運叵測。“未來是否成功誰也說不清楚,但是這個事情是一定要做的。”馬云說
  
帖子已過去太久遠了,不再提供回復功能,請勿嘗試回復!!
玄机字8800